廣告
首頁   >    國內   >    正文

美聯儲再發經濟警報 鮑威爾喊話財政幫忙

來源:北京商報 2020-09-24 12:16:06

距離大選只剩40天,美國卻陷入了更危險的境地,無論是疫情還是經濟,都沒有明顯好轉的跡象。

  外匯天眼APP訊 : 更無奈的是,本就焦頭爛額的國會兩黨又被大 法官提名牽扯了精力,下一輪財政刺激看起來依然遙遙無期。在如此不安的背景下,投資者已經把恐慌宣泄在了股市中,美聯儲主席鮑威爾的最新表態中更是充滿了對經濟前景的擔憂。

美聯儲

  高度不確定性

  當地時間9月22日起,鮑威爾將開啟為期三天的國會山之旅。在第一場由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舉辦的聽證會上,鮑威爾與美國財長姆努欽一道接受了質詢。作為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的掌舵者,他們的表態對于美國經濟下一步的走向至關重要。雖然兩人的表述均符合此前市場的預期,但也釋放出了不太樂觀的信號。

  “自新冠肺炎疫情導致美國經濟陷入衰退以來,美國經濟已經顯示出明顯改善,然而,工作和總體經濟活動均遠低于疫情前水平,前方道路仍面臨高度不確定性。”鮑威爾說道。

  在鮑威爾的表態中,竭盡所能是重點。他一再強調,美聯儲將不惜一切代價支持經濟復蘇,“我們的經濟將從這段困難時期全面復蘇。只要有必要,無論多久我們都仍將致力于使用自己的全部工具來支持經濟”。

  如鮑威爾所言,在貨幣政策方面,美聯儲已經不遺余力。除了降息至零,開啟無限量化寬松之外,美聯儲自今年3月起還陸續推出了13項緊急貸款計劃,根據鮑威爾的說法,美聯儲目前總共動用了超過1萬億美元資金來紓困企業。

  不過,并非美聯儲推出的所有工具都達到了理想的效果,比如總額6000億美元的主街貸款計劃,截至9月18日,僅有600個貸款人參與了該計劃,得到超過10億美元貸款。而這一問題正是國會的審查重點之一。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主席沃特斯就表示,美聯儲和財政部應將主街貸款計劃的最低貸款規模從目前的25萬美元下調至10萬美元。

  對此,鮑威爾解釋稱,因為大部分小企業要求的貸款額少于100萬美元,美聯儲在處理100萬美元以下的貸款時存在困難。他進一步表示,國會若要解決上述問題,援助小型企業的薪酬保障計劃(PPP)是更為有效的工具。

  而這一計劃的資金早在4月就已經耗盡,即便是在8月進行了延長,仍然無法滿足全美嗷嗷待哺的中小企業。對于這一問題,姆努欽則在作證時回應稱,美國總統特朗普將支持額外的薪酬保障計劃。

  “甩鍋”財政

  嗷嗷待哺的絕不止是中小企業,在聽證會上,鮑威爾和姆努欽均表達了同一個觀點,即:盡管美國經濟正在復蘇,但仍需要采取更多經濟刺激措施。目前美國仍有1100萬人因疫情失去工作,數以萬計的小企業處境艱難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除了為主街貸款計劃辯白,鮑威爾在講話中將責任皮球踢給了財政政策,他直言,在某些情況下,直接的財政支持會比美聯儲的貸款更好。與他的表態類似,芝加哥聯儲主席埃文斯也表示,如果美國國會不能通過財政刺激方案,美國經濟將面臨衰退的風險。

  自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國暴發以來,美國國會已經先后通過了多輪經濟刺激方案,撥款近3萬億美元,其中最大的一筆于3月推出,但到如今,包括失業保險等在內的多項財政援助早已到期,新一輪財政刺激方案是各方翹首以待的希望。

  不止是鮑威爾,彭博經濟研究的分析結果也顯示,若年內不再有新的刺激措施,美國家庭收入總體水平將從強勁變為一般水平。與刺激措施延長的假設情形相比,這足以使美國四季度國內生產總值(GDP)少增長5個百分點。

  當然,對于這一點,作為財政部長的姆努欽也心知肚明。在聽證會上,姆努欽表示,仍需要有針對性的一攬子計劃,也將繼續與國會合作,制定第四階段的救濟方案。

  空頭支票誰都會開,但姆努欽的表態并不意味著國會兩黨就能放下成見。9月15日,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、民主黨人佩洛西繼續反對共和黨“瘦身版”的新一輪新冠肺炎疫情刺激法案,仍堅持“更大規模”的財政刺激計劃。

  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孫杰坦言,美聯儲催促出臺財政政策,這在歷史上是比較少見的,而鮑威爾在最近很多次講話中都提到了財政政策擴張的問題,這其實暗示了一個問題,美聯儲認為自己的貨幣政策已經到頭了,即便鮑威爾口頭上說還有空間、有工具,美聯儲的彈藥還沒有打光。

  “在過往的經濟刺激中,一般都是貨幣政策先來,因為只需要美聯儲投票通過即可執行,相較之下,財政政策的推出經過的程序比較復雜,相對較慢,當然作用也比較快。”孫杰表示。

 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經濟研究部副部長劉向東也表示,疫情暴發后,美國的貨幣政策一下就踩到底了。但歸根結底,疫情對經濟帶來的沖擊不是流動性的問題,主要矛盾在于企業關門、消費下滑,要保障這些,財政政策才是第一位的。

  在過去的4個月中,民主黨和共和黨一直處于對峙狀態,談判僵局更是從8月初加劇至今。而令事態更嚴峻的是美國最高法院大 法官金斯伯格的逝世,特朗普打算“突擊提名”保守派大 法官進入最高法院,民主黨則認為,應該等待大選之后由新任總統決定提名人選。在外界看來,兩黨的對峙趨勢或將進一步升級,新一輪財政刺激方案的希望更渺茫了。

  政策空間還有多大

  不過,對于新一輪財政刺激方案的緊迫性,并非所有人都像鮑威爾和姆努欽一樣憂心忡忡。

  圣路易斯聯儲行長詹姆斯·布拉德顯得非常樂觀,在他看來,美國經濟已有足夠的動力繼續從新冠病毒衰退中復蘇,即使國會不能通過額外的刺激計劃,“新的財政一攬子計劃沒有像7月或8月那樣被迫切需要”。

  與詹姆斯·布拉德持類似觀點的還有特朗普的首席經濟顧問拉里·庫德洛。在鮑威爾和姆努欽在國會作證的同一天,庫德洛于當天下午表態稱,美國經濟從疫情中實現V形復蘇不一定需要額外的財政刺激。

  不過,樂觀的同時,庫德洛也表示,“但我確實認為,針對性的刺激措施可能會有很大的幫助。即使我認為美國經濟增長良好,也可以在一些關鍵的、有針對性的地方使用一些援助”。

  最新進展是雙方稍微各退了一步,在9月15日,由眾議院溫和派50人組成的一個小組發布了1.52萬億美元的抗疫刺激計劃,包括對州和地方政府援助5000億美元,每周450美元、為期八周的補充失業保險,向美國人提供新一輪1200美元支票等。

  值得欣喜之處在于特朗普對這一方案表達了支持,來自新澤西州的民主黨議員Josh Gottheimer則稱,“這只是一個希望使談判雙方能夠重新坐下來談的框架”。

  “現在要想推出新一輪刺激計劃的確很難,市場對此的預期也比較悲觀。”劉向東坦言,“但完全不出臺也是不太可能的,畢竟關系到民生問題,從經濟的角度來說,肯定要投入一點,只是投入多少的問題。經濟重啟是不可能等的,如果形成慣性下滑的話就比較嚴重了。”

  談只是第一步,畢竟雙方在規模等問題上的理念仍然相差甚遠。而更值得注意的是,隱藏在一輪又一輪財政刺激背后的赤字也在日漸膨脹,這或許也是共和黨不愿讓步的關鍵。

  至于現在財政政策的空間,劉向東提到,預算的權力在國會手中,如果國會能把債務上限調高的話,就可以有空間。當然,如果提高上限的話,未來可操作的空間就大打折扣了。

  炸彈早已埋下。根據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(CBO)的預測,到2050年,公眾所持美國聯邦債務與美國GDP之比將達到195%,遠高于2020年底98%的預期水平。而在赤字方面,據CBO預測,美國的財政赤字將從2030年占GDP的5%增加到2050年的13%,高于過去50年平均3%的標準。

  至于兩黨博弈的根源,劉向東表示,債務考量當然是其中之一,如果推出經濟刺激計劃后債務高漲,無疑會影響下一屆政府的執政空間。除此之外,重心還是大選。

  孫杰也表達了類似的觀點,“事實上,從客觀來看,兩黨提案和爭斗的根本目的還是有爭奪選票的考量”。

【免責聲明】中金網發布此信息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,與本網站立場無關。中金網不保證該信息的準確性、真實性、完整性、有效性等。相關信息并未經過本網站證實,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,據此操作,風險自擔。

廣告
《摧花狂魔》-高清电影-完整版在线观看